雷军:何以英雄背骂名

程序员小羊 2020年01月21日 276次浏览

背负骂名,是高手的宿命。

很多人瞧不上小米,骂小米是屌丝手机、垃圾货。
很多人看不起金山WPS,骂金山只是个抄袭微软的小公司。
上个月金山办公上市钟声敲响,伴随而来的,大多数却都是:“垃圾公司,抄袭微软office。

但IT业的人却说:

“因为WPS,才让微软在中国乃至世界办公软件市场,不敢掉以轻心,因为WPS,让全世界知道了在中国,还有一家公司,能和微软抗衡。”

金山与微软恩怨30年,是一段尘封的历史。

1. 原罪

在中国互联网刚刚顶风站立的时候,雷军被称为校长,他领导的金山,被称为"IT界的黄埔军校"。
雷军做到金山CEO时,马云刚走下三尺讲台,丁磊还在电信局上班,李彦宏还在硅谷种菜。
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里聚集了中国软件业最顶尖的一批人。

把时光拉回31年前,求伯君熬了14个月,肝病发作三次,敲下128万行代码,写出了第一个中文处理系统--WPS1.0。
这是中国最早的文字处理系统之一。
那是1988年,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没见过电脑。而WPS一年营收6600多万。 
求伯君一夜之间成为程序员的偶像,人人想做求伯君第二,包括雷军。
丢下研究所铁饭碗,雷军成为金山第6号员工。

那个时候,WPS就是电脑的代名词; 求伯君,是成功的代名词。
WPS一夜之间占据中国95%的办公市场,一时风头无两。

微软看了中国市场这块肥肉。为了抢占中国市场,扼杀WPS,微软先谈收购金山,后以75万美金高薪挖求伯君。
遭拒绝后,干脆找到软件负责人雷军,佯装签订一个看似双方互利的“格式共享”协议:WPS文档兼容Word。
随后微软开始放狠招:大肆放纵中国区盗版。这样一来,谁也挣不到钱。
中国区只是微软全球大蛋糕的一小部分,少了中国这点油水,完全不是问题。
可对于WPS这些国内软件,是一场血腥屠杀。
在那个年代的中国,微软是用来被仰望的。人人都在学微软,人人都想进微软,没人会想到挑战。
雷军不服,求伯君也不服。
两人都明白,当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办公软件,这对一个国家的信息安全来说,意味着什么。
国内软件界元老倪光南院士就曾指出:“中国人被微软劫持。”
如果没有自主可控的软件,任何信息安全,都只是一句空话。
雷军带着20名顶尖程序高手,在北京的一个四合院里,埋头三年,几乎烧光了2000万金山的家底,开发盘古办公软件。
从没遇上对手的微软,第一次在中国碰上了硬茬。
然而“盘古”没能开天辟地,悲壮地倒下了。 微软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。
那是雷军梦碎的日子,也是金山和整个中国办公软件业,失去梦想的日子。雷军开始疯狂的去酒吧、去蹦迪、去跑步,甚至一度想开个酒吧聊度余生。
深深的失败感让雷军离开金山6个月,求伯君也等了他6个月。

2.不死心的倔强
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,少有韧性的反抗,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,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;见胜兆则纷纷聚集,见败兆则纷纷逃亡。
——鲁迅
雷军回来了,自降三分之二的工资,拿着求伯君卖房子的钱,
1个疯子带着仅剩的10个疯子,苦熬四年研发WPS97,抗击微软Office200多人的研发团队。
1997年,金山新版WPS97面世,公开挑战全球软件霸主微软。
雷军与求伯君去高校宣讲。
在东南大学时,学生们送了一条千人签名的横幅,上面写着:
我们支持金山敢和微软拼的作风。
雷军在母校武汉大学,带着学弟学妹一起喊口号:
我要用未来十年和微软来一场豪赌。
WPS一夜之间成为国产软件的志气,雷军与求伯君一同抗起了民族大旗。
这是金山的荣耀,也是雷军的枷锁。

面对WPS的回马枪,微软自降价格一半,并将word绑定在操作系统上。紧接着,单方面撕毁了他们在1996和金山签订的兼容协议。
用户被迫在word和WPS之间二选一。答案毫无疑问,是绑定在系统上的word。
身为第一代电脑使用者的一位政府官员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回忆说:
是啊,为何后来就不用了呢,是不是WPS没有了?还是技术落后了?只记得后来大家都开始用微软Office了。
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用户毫不知情。
微软移花接木,利用兼容协议转移了WPS中国用户,又撕毁了协议。
WPS欲诉无门,雷军欲哭无泪。
英雄天生悲情,明知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,但还是会抽刀挥剑。
那是中国互联网风起云涌的日子,有人劝雷军放弃WPS,放弃对抗微软,放弃国产软件的志气,去做更赚钱的事。
雷军没放弃,他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决定:
推倒积累了14年的WPS的900万行代码,从头再来。深度兼容word。
从界面菜单到操作模式,都与微软深度兼容,让用户察觉不到用的是WPS还是Word。
以微软之道还治微软之身。
换句话说就是,当年微软用技术抢了我们的人,今天我们就用技术再抢回来。
而这,就是金山被指责抄袭的“原罪”。

彼时阿里巴巴、百度、京东、腾讯蠢蠢欲动,而执著于国产软件、信息安全的金山和雷军,与这场互联网创富海啸,擦肩而过。
坚持做WPS,不仅成了金山最大的负担,也成了束缚雷军的锁链。
雷军被WPS硬生生地拖成了互联网界的活化石。
后来的雷军痛苦的反思:
坚持做 WPS 让金山跟互联网擦肩而过,而金山后来所有的艰难痛苦,跟这个决定密不可分。 
我很内疚,那个决定是我当时做出来的。因为输了不服气,要扳回来。
所以把所有优秀的人才都派去做 WPS ,所有‘以战养战’赚来的钱全部用来养 WPS ,这让当时的金山,背了一个巨大包袱在长征。
皮糙肉厚的信仰背后,是无人看到的伤痕累累。
金山办公上市当天,雷军笑着说:“这是一个包括其在内的几代人,坚持了30年的英雄梦想。”
这原本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故事。但在一片不明就里的嘲讽骂声中,却有一丝悲情。
苛责它的声音,远远要超过鼓励:
有人嫌它的广告太多,影响用户体验。但实际上,它的免广告版,只需要9块钱。
好不容易上市了,有人立刻就来骂它圈钱。尽管它宣布,募集的资金全部用来进行WPS的安全增强和软件优化。
但实际上,WPS在做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——它并不赚钱。
金山不惜从网络游戏、杀毒软件、翻译软件上赚来的钱贴补 WPS ,不论它多么孱弱,却从未被抛弃,因为这是中国软件的一面旗帜。
只要金山还叫金山,我们不会改变原有的责任,这块业务甚至不用赚钱也可以。
明明知道放下一切就可以轻松上路,却坚持背负一身破铜烂铁,装满了无可救药的信仰。

互联网的浪潮中,无数中国企业崛起,但他们中的大多数,都被资本裹挟着,走上了只顾赚钱和盈利的道路。
只有极少数人,看起来无比悲情地在为技术而执着。
WPS,是30年以来,唯一能对微软说不的国产软件。一个小小的办公软件,却也是信息安全的关键一环。
如果说任正非的鸿蒙,是华为应对安卓封锁的底气,那雷军带领的WPS,就是中国软件业的后盾。

3.一声叹息
金山在开发“剑侠情缘”网络版期间,雷军在一次拓展训练中说:
“自己不容易,大家不容易,活得太窝囊......"
说着说着潸然泪下,20多个副总裁和部门经理拥上去,把雷军团团围住,抱头痛哭。
2007年金山上市仅两个月,38岁的雷军选择了离开:
我从 22 岁到 38 岁,在金山干了整整 16 个年头,这中间的压力很难表达,像马拉松一样。
原来以为只是累了,但是休假四周后还是身心疲惫,这是真心话。
金山走向了梦想,可雷军没有了梦想。

他提着一麻袋钱,四处找地方扔投资。凡客、优视、多玩网、歪歪、拉卡拉、休闲游戏、乐淘 …… 
全中国的互联网都是雷军的试验田。
穷得只剩下钱,对别人可能是一种快乐,对于雷军,却是落寞。
2011 年,雷军和马化腾私下见了一面。席间,马化腾状似不经意地调侃他:“你现在很牛啊!”
雷军马上摆手反对说:“哎呀,那都是朋友之间帮忙,你就把我当成一个热心的大婶好了。”
2013 年,雷军40岁生日,他和陈年、李学凌几个朋友到昆仑酒店喝酒、唱歌、聊天。
聊到兴处,席地而坐,微醺的雷军笑着说:“我们现在坐地上,是不是天下无敌了呢。”
那会儿,雷军每天早上起来,不知道要干嘛。
16年里,他是天天十几个小时工作的「著名劳模」,而今,晃荡在街边,茫然无措,整个世界似乎瞬间将他遗忘在了角落。
“重新开始。”好友黎万强说。
18岁时彻夜失眠的梦想,从武汉大学的操场上回到了雷军心里:
“你要是有梦想不妨一试,那样你也许真能办成一家世界级公司。”

2010 年 4 月 6 日,北京中关村,早上十点,黎万强的父亲端来一个电饭锅,里面装的是小米粥。
雷军亲手给每人盛满,14 个碗高举,众人一口饮下。
14个平均年龄40岁的老男人,开始了新的征途---打破中国手机行业高暴利,做人人都能买得起的手机--小米。
“创业如跳悬崖,我 40 岁,还可以为我 18 岁的梦想再赌一回。”
----雷军赌赢了。
那个时候,国内智能机市场被苹果和三星霸占,国产手机质量堪忧。
雷军没有着急,他把全公司的人集中起来,坐下来写代码--操作系统MIU。
又用长达一年的时间,只做一款手机,2011年,小米手机正式推出。
一经出世,就成了业界黑马:
小米手机M1原计划销售30万台。所有人都判断雷军会被库存压死。
当小米电商开卖时,大家惊呆:几万台的手机居然在几分钟就售罄。
各大厂商开始学习小米的做法,华为更是提出了“像素级模仿小米策略”。
小米几乎凭借一己之力,让让国产手机厂商开始了向世界顶尖水平的追逐。
小米也是全球最快达到10亿美元和100亿美元销售规模的公司。
然而,国内厂商是憎恨小米的。

因为按以前的标准,一般的旗舰手机卖4000块左右,小米来了以后,高性价比变成了2000块左右。
甚至卖出了千元一部的红米手机。
原本其他厂商可以赚更高的利润,却在小米杀出来后,只能越赚越低。
铺天盖地的骂声像洪水一样淹了过来:“做工差、系统有问题、便宜没好货....”
小米有一丁点的缺点也会被无限放大,哪怕这个毛病其他手机也有,但因为你是小米,所以不行。
有人甚至说,小米卖这么便宜,肯定质量不好。我不知道哪里质量不好,但肯定质量不好,因为便宜没好货。
甚至有人逼雷军涨价提高利润,小米卖的便宜成了最大的槽点。
是的,便宜就是小米的原罪。
断人财路,有如杀人父母。在业内,雷军和小米就是行业毒瘤一样的存在。

面对采访时,雷军还是表示:“我会持把性价比这件事情,做到极致。”
技术出身的人,天生执着。
别人说做工差,雷军就加强外观、美化;
别人说系统有毛病,雷军就持续更新系统;
有人抱怨手机老抢不到,雷军就亲自督管供应链,提高供货量;
有人因为售后差,直接黑出雷军的邮箱发邮件,本以为只是出一口气,却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雷军的亲自回复。
2014年,小米3主芯片被曝“芯片门”。
宣传的主芯片是骁龙8974,而发出的第一批手机上的芯片型号却是骁龙8274。
而根据高通副总裁沈劲后来的调查:
8974是工程师们的一个统称,具体使用时可以是8674,也可以是8274。
然而,高通的出面澄清,也遭到了疯狂的抹黑与谩骂。

因为便宜的原罪,小米从出生那一刻起,自带全部的被黑属性。
雷军和小米,一步一个脚印,遇到问题解决问题,可仍然逃不开被骂的命运。
余承东甚至公开在微博里说:
一个屌丝品牌,不甘心只做屌丝用户,转去做高大上品牌,恐怕是行不能的。不再发烧,更不再有性价比,失去初心,失去自我,屌丝们会用脚投票的。
雷军在采访的时候黯然的说:
“我觉得很孤独......”

2018年,小米6发售,全网突然出现铺天盖地统一口径“黑小米6”。
贴吧、微博各大网页出现置顶贴,B站直喷抄袭。

雷军在微博上,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他知道自己与世间的一切格格不入。

然而经过多年的考验,小米6却堪称为是国产机中的机神、一代经典之作

我们以为的强者,是一刀砍下所有不顺眼,擦擦血换件衣服,买根冰糖葫芦淡定的看大戏。
事实上却是孤军作战背负一身骂名,有口难言。

2014年的时候,雷军曾在个人微信号发了一篇文章:

我意识到,仅靠小米一家公司,是无法满足全中国用户对于高性价比手机的全部需求。
我向全行业呼吁,所有的手机厂商都像华为和小米一样行动起来,把性能做上去,把体验做到精细,把价格降下来。
让中国的消费者无论收入高低,都能够轻松用上高性能的好手机。
看到帖子下有很多用户留言,到现在为止还
这篇文章,如今看上去无比天真。
雷军,曾经那么天真的希望,只要勤勤恳恳搞研发,就能让国产软件,成为民族的脊梁;
雷军,也曾那么天真的以为,只要自己踏踏实实做产品,就能让所有人,都能用上便宜好用的手机。
可现实让人如此绝望。
他宁愿放弃自己纵横互联网的机会,也要把金山WPS拉扯起来;
他宁愿放弃赚取高额的利润的机会,也要做性价比最高的手机。
换来的,却是自己辛辛苦苦带出来的金山,被辱骂的体无完肤;勤恳认真做出来的小米,被黑的伤痕累累。
那一声叹息说出口的时候,雷军的心里,一定觉得凄凉无比。

4.你是经历了多少委屈,才有了一身好脾气
曾经有人问雷军,这么多年打拼,究竟为了什么?
雷军说:“乔布斯说活着是为了改变世界,我说我活着是为了科技报国,你信吗?”
我信了。
明年,是小米创立10周年。

你看,带着bug一路披荆斩棘的雷军,一直微笑如常,眼里写满故事,脸上依然没有风霜。
我们不可能全都做英雄,只是总得有人坐在路边。
当每一个怀揣梦想执着前行的人经过时,为他们拍手叫好。

愿你出走半生

归来仍是少年

一生温暖纯良